当前位置:首页 > 旅途故事 > 正文

敦煌戈壁穿越之:形成民族化的西魏艺术

西魏时期的石窟艺术,一开始就大量地吸收中原艺术,将北魏晚期出现的以“秀骨清像”为典型特征的艺术风格发展成为丰富多彩的各种形式,为本土佛教艺术注入了新的活力。 西魏时期的窟形大致可分为中心塔柱式、方形平面覆斗顶窟和禅窟,并出现了大量的与我国神话学、民族学以及天象学等等有关的内容,充分体现了外来佛教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的有机结合。

第249窟是莫高窟早期的重要代表窟之一,该窟为平面呈方形,覆斗顶。这种窟形是早期殿堂式佛窟的继承与发展。

窟内西壁开一大龛,龛内塑一形体清瘦的蹉跏倚坐佛像。佛像后巨大的背光,像熊熊燃烧的烈火,蒸腾向上。佛像两侧绘有一批姿态 各异的菩萨,躯体动态呈“s”型,显得优美生动。佛像南侧绘手持 一鸟者为婆蔽仙,原是外道仙人,是一个厌世出家的国王,被人利用, 曾说天祀内可以杀生啖肉,因而受坠地狱之苦,成为佛教的“重罪之 人”。画中他手持一鸟,示有杀生之罪。佛像北侧手托一骷髅者鹿头 梵志,也是外道仙人,善医术,能听叩打骷髅之声而知男女性别、死亡原因等。佛取罗汉骷髅以试之,鹿头梵志竟张口结舌,答不上来 成为佛辩论的手下败将。手持骷髅是他的特征。这两个人物都是作为 佛教的对立面画在佛像两侧的。龛楣布满了波状忍冬和开放的莲花。 莲花里一个个化生童子,裸体披巾,轻歌曼舞。

此窟最有特色的内容是窟顶的壁画。窟顶藻井正中为圆形莲花图 案,莲瓣隐约可见,周围饰以花草纹。佛经中常以莲花池水以示净土 莲花藻井寓意着一个佛国净土世界。

南披所绘西王母及其随从仙人。我国神话传说中,西王母居西海之南、流沙之滨、赤水之后、黑水之前的昆仑山上,其形是“虎齿豹 尾”。也有人认为西王母所居的昆仓山可能就是现在莫高窟对面的三 危山,山上现在还有一座王母宫。近几年,台湾张渊量先生考证,西王母所居的瑶池就是月牙泉。壁画中的西王母为贵妇人的美妙形象, 乘三凤车,著大袖襦拱手而立,前有驭车仙人,又有乘鸾持节的方士 和飞天作引道和随从,在天花旋转、流云飘荡的气氛中列队西行。

北披画东王公,着大袖长袍,乘四龙驾车,前有执缰御者,车上 华盖重悬,旌旗飘扬。前面是乘鸾持节扬幡仙人引导,后有天兽相随。东王公也是道教中的 神仙,据说他“长一丈,头发皓白,人形鸟面而虎尾”。此当为原始图腾形象,后人多画为帝王像。

窟顶以下四披为上部天界。西披画阿修 罗,是印度神话中的恶神,其身形高大,赤身,四目,四臂。二臂 上举,手托日月。足立 大海,水不过膝。身后 耸立着须弥山,表现了阿修罗形体高大,身过须弥。须弥山上绘有城堞,表现佛教所谓三十三的天主 帝释天的“仞利天宫”。阿修罗两侧绘有中国道教里面的风、雨、雷、电 四个自然神。南侧的雷公虎头人身,两臂生羽毛,张臂旋转击鼓,令人目眩,如闻雷鸣之声。道教称电神为“电猪”,画中电神为猪头形 象,正挥动一金属凿子,砸石发光,是为闪电。

四披下部所绘的地面、山峦、树木、水池、花草和各种动物充满了人间坐活气息。有奔驰的野生动物、带仔的野猪、觅食的山羊、张 的猴、漫步山野的灰狼、蹒跚而行的白熊、拴在树上的双马等。 北肿猎图尤为生动,前面一猎人跃马山涧,返身回眸,张弓搭箭, 身后一猛虎飞身前扑,场面惊险,扣人心弦。猎人和马用厚重色彩填 涂,造型概括简练,猛虎用生动有力的土红线白描而成,形成虚实对 比。远处又有一猎人骑马疾驰,手举标枪,追逐奔腾的一群黄羊,扩 大了画面景深,使狩猎场面更显广阔,气势磅礴,是敦煌壁画最生动的狩猎图。

第285窟是莫高窟现存最早有明确记年的洞窟。据此北壁供养人题记上所记的年号,我们知道此窟的开凿是大统四至五年(公元538 这是一个标准的禅窟,主室平面为方形。西壁开有三龛,中间 539年) 龛较大,龛内各塑一佛像。南北两侧各开四个小小禅室,窟顶为方形覆斗顶。